中国资本的好莱坞往事

划重点:1.从2015年开始,中国公司投资好莱坞玩法不断升级,从投资单片到投资片单,从联手基金到干脆独立收购,于冬、王中军、王中磊、郭广昌……也开始出现在制片人名单里。2.上影、华桦宣称要投给派拉蒙的10亿美元片单投资,不到一年就告吹。电广传媒号称要投15亿美元给狮门的50部电影,最后执行了多少、盈亏情况如何都没了下文。3.负责阿里大文娱国际战略的高晓松,去年被虎嗅采访时就直言不讳:“New money、New player进来都这样,地产公司进来做也一样,不是上来就能做到很好,都得交学费。”4.如今,面对依旧占据半壁江山的好莱坞大片,中国资本调整了自己的定位,有的依靠中国的线上渠道资源,有的则是依靠自己在国内的发行资源、经验,扮演好内地宣发方的角色,不再一味追求全球分账。

已经77年历史的金球奖,向来是每年奥斯卡最受关注的前哨战。前几天刚公布的提名名单里,来自中国的影业公司博纳投资的《好莱坞往事》拿到了5项提名,包括剧情类最佳影片在内的重磅奖项一个不落,中国观众熟悉的李奥纳多·迪卡普里奥和布拉德·皮特双双入围。

坚持一生行走,用思想,声音和行动去做出改变。

2017年,派拉蒙的《攻壳机动队》,就引来了包括华桦传媒、上影集团、光大控股、微影时代等中国公司的追捧。这部改编自日本经典动画的作品,对于大部分电影观众来说故事是完全陌生的。影片算上宣发成本高达1.8亿美元,然而全球票房最终仅有1.7亿美元不到,蜂拥而入的中国投资方不仅没分到钱,还要替派拉蒙分摊至少几千万美元的亏损。

博纳透过基金投给福克斯的六部大片也是喜忧参半。除了《火星救援》大获成功全球票房超过6.3亿美元,《猩球崛起:终极之战》、《X战警:天启》都严重低于预期,《佩小姐的奇幻城堡》、《独立日:卷土重来》、《异形:契约》更是面临了不同程度的亏损。

2016年万达收购传奇影业,好莱坞对当时的中国首富王健林充满好奇

”果不其然,2016年初万达以35亿美金巨资收购了传奇影业,直接将收购价码增加到了十位数,甚至一度传出万达还向派拉蒙、索尼影业两家“六大”递出了橄榄枝。

为了摆脱被动局面,一些中国公司开始提出要主投主控项目,希望借此提升掌控力。

传奇去年和环球合作的《摩天营救》又找到了好莱坞最当红的“巨石”强森挑大梁。然而影片在全球大部分国家都表现平平,如果不是有中国市场保底,原本会严重亏本。

即便是收购了制作公司,也保证不了最终结果。复星投资的Studio 8,至今没有拿出一部商业上大获成功的作品。此前甚至一度传出复星想要出售部分股权。

打造产品驱动,需要一群有成就驱动意愿的人,设定超出常人的目标,然后用逻辑和数字说话,这是我过去一年不遗余力地推广OKR的原因。坚持在争论之前先理一理,定义和测量是不是搞清楚了?我们在讨论一件多大的事?后面的分析,改进,控制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战略地图+OKR的战略运营体系,DMAIC的基础工作方法,是我认为在今年打造产品驱动的组织中特别有成绩的提升,我们有了统一的语言来碰撞和创造署名作品。

参观结束后,队员们纷纷表示,通过学习国家历史、缅怀革命先烈,更加深刻地认识到要珍惜为国效力的机会。今后会永远铭记革命先烈的牺牲奉献精神,把爱国体现在实实在在的行动上,体现在平时的刻苦训练中,承担起我辈该担当的责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2017年,证监会点名要求排查万达等多家公司的并购交易,加上2016年股灾的后遗症,国内资本投资好莱坞的热潮迅速降温。除了一些原定的续投,只剩下在海外有融资渠道的公司还有一些零星的新增投资。

一些以对标好莱坞大片“讲故事”的公司,慢慢显出了原形。因为《钢铁侠3》被推到风口浪尖的DMG,后来连续推出了《极盗者》、《超验骇客》、《极速之巅》等好莱坞主创打造的英语片,然而流水线式的作品没有一部票房大卖,很多官宣的项目也只停留在了PPT里。其上市公司印纪传媒盈利连年下滑,直到上个月从深交所彻底摘牌退市。

过去的一年,驼圈Q&A里,全员直播战略宣讲里,还有现在辞旧迎新之际,总是希望跟大家多念叨几句:

我们选择的方向,我们行走的方式,我们前行时留下的身影,将构成全部的我们,它的意义超出了那些对人生目的史诗般的追问,超出了记载传说的河流和厚厚的史籍,超出了答案本身。请记住,我们的行走决定我们的存在,它的重要犹如思想的影子,茫茫水域中,它是唯一的陆地。

到独立估值的阶段,需要我们以创业者的身份重新定义我们这一代去哪儿人。我理解的企业家精神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创新,我们需要做出差异化的署名作品;一个是坚持。创业当然不容易,要不然要我们干嘛?总有顺风逆风,我们幸运的是有去哪儿这样一个两亿用户的大平台提供粮草和团队支持。

即便是不差钱的阿里也吃过大亏。2016年阿里影业投资斯皮尔伯格的安培林后,这位大导演亲自执导的《圆梦巨人》一上来就亏得惨不忍睹:投资高达1.4亿美元,全球票房1.8亿美元,也是全年亏损最惨重的好莱坞影片之一。近亿美元的亏损只有落到迪士尼、安培林以及阿里头上。

很多中国公司这时回过神来一算才发现,明明说好全球通吃的好莱坞电影,为什么自己投的时候总是亏多赚少?

团队的变化,我们前几天公布了新一届的管理团队,各BU和部门也基本实现了团队的高阶重构。

旅游行业的雪球因子是价格和服务。平台以更低的价格吸引更多的客户,更多的客户可以获得更多商户的更低价格。服务也是如此。所以我们坚持“更低的价格,更好的服务“作为我们生意的核心,简单朴素。坚持行业的生意常识,能识别谁在胡说八道,谁在做实事。过去两年站稳脚跟,取得成绩,我们归结得益于坚持做生意的常识。我们应向携程和美团学习,坚持把行业深度做深。

好不容易投到一部既叫好又卖座的电影,博纳却面临着不大不小的尴尬。因为片中对李小龙的描绘引起争议,影片在两个月前失去了原定的中国公映档期。

然而,形势很快就变了。

前不久在北京的娱乐产业年会上,于冬向同行们分享了他的经验体会,其中一条是告诫同行们要谨慎投资,要建立专业绿灯委员会,剧本一定要看。

未来几年的宏观经济,很多人持悲观态度。我还是稍显乐观,要吃好饭,要出门看世界,是人类永恒的需求,我们从事着一项有召唤的事业,因而完全不用担心行业的增长。只是我们需要从互联网技术驱动,回归并扎根到旅游服务行业的本质,需要坚持一些被持续验证的常识。

同一年,阿里还参与了《忍者神龟2》、《星际迷航3》的全球分账。前者1.35亿美元成本仅收回了2.45亿美元票房,亏了几千万美元,后者1.85亿美元的投资只换来了3.43亿美元的全球票房,直接让这个IP停摆至今。一直到后来的《碟中谍》5和6、《一条狗的使命》、《绿皮书》才给阿里带来了实打实的盈利。

再次祝大家新年快乐!

业绩还是不错的,在这样的行业形势下,我们依然维持了较高水平的增长。其中,作为我们今年战略重点的目的地业务板块,交出了两位数增长的成绩单。

这部成本9000万美元的剧情片,没有超级英雄,没有大片特效,全靠导演昆汀·塔伦蒂诺的鬼才和小李、皮特的明星效应,在全球卖到了3.7亿美元。不出意外,影片还会一路杀入奥斯卡。

密集的资金输出,在表面上是立竿见影的。

从2015年开始,熟悉的中文厂标扎堆出现在各类好莱坞影片的片头:《碟中谍》5和6、《星际迷航3》片头出现了阿里影业,《惊天魔盗团2》、《爱乐之城》片头出现了电广传媒,博纳在《比利林恩》和福克斯的六部大片片头亮相,万达更是在《魔兽》、《环太平洋》系列、《哥斯拉》系列、《神奇女侠》等一大批影片开头刷足了存在感。于冬、王中军、王中磊、郭广昌……一批中方公司老板的名字也开始出现在制片人名单里。

华人文化旗下的引力影视去年与华纳兄弟推出了怪兽片《巨齿鲨》,中方占到了50%份额,介入了项目开发过程。在事前外界并不看好的情况下,《巨齿鲨》最后在全球拿下了5.3亿美元票房,成为史上票房最高的中美合拍片。

相比同行,博纳的动作并不慢,但投资谨慎了很多。2015年底,博纳宣布将拿出2.35亿美元,通过合作多年的基金TSG娱乐投向了20世纪福克斯的6部大片,包括了《独立日》、《X战警》、《异形》等IP的续作。

最后我抄一段特别喜爱的酸辣鸡汤送给大家:

然而影片最终亏损了几千万美元,就连王健林后来也毫不掩饰失望:“它无论是从内容还是票房都没有达到我们的预期。”

随着越来越多资本继续涌入,很快带来了质变。2014年,复星宣布成为好莱坞制片公司Studio 8的第一大股东,这笔上亿美元的投资成为了标志性的事件:中国资本居然有一天成为了好莱坞公司的金主。这家公司投资的第一部电影就是李安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

国资背景的也都纷纷出动了。湖南电广传媒找到了狮门签下合约,声称双方要投15亿美元拍50部影片。上影集团也和一家名为华桦传媒的公司联手,要向派拉蒙的片单投10亿美元。

2015年,于冬和TSG娱乐CEO出现在《火星救援》首映式上

“凭运气赚来的钱,不要凭本事赔回去。”他说。

包括《好莱坞往事》在内,《决战中途岛》、《星际探索》——今年三部耗资不菲的好莱坞大片背后全都有博纳的重要投资,其中《决战中途岛》更是让博纳豪掷8000万美元。然而后两部电影如今分别面临着至少几千万美元的亏损,博纳在《好莱坞往事》赚的钱能否补得上,还是个未知数。

所谓全球通吃,为何亏多赚少?

事实上,无论是投资单片、片单还是基金,大部分时候中国投资方扮演的角色都是被动的。很多影片从开发、拍摄、制作再到最终定剪都是好莱坞团队在主导,中方的空间很有限。

博纳也投资了这部电影。这一年,博纳掌门人于冬已经开始在上影节现场放言:“为什么要让六大来并购中国公司?应该是我们去收购美国的主流电影公司。

紧随其后,华人文化入股了想象娱乐(Imagine Entertainment),阿里投资了大导演斯皮尔伯格的公司安培林(Amblin Partners)。

中国资本对好莱坞已经垂涎了很多年。然而在热钱涌向影视行业之初,追捧好莱坞大片的中资公司中,并没有博纳的身影。

到了2013年,一家名为DMG的中国公司更是成为了漫威大片《钢铁侠3》的重要投资方,甚至差一点就将影片运作成了合拍片。尽管范冰冰出演的中国特供片段引发了轩然大波,影片最后在中国还是收获7.5亿人民币票房,全球更是超过12亿美元。

总的来说,我给我们今年的成绩打B:设定的三步走目标,独立生存、独立发展、独立估值,前面两步已经基本实现,我们可以做的更好些的是平台化和内容化。

在这一轮抢购风潮中,所有人都唯恐被落下。买不起公司,片单协议也行。

今年和去年比,我们的产品有什么质的变化?我们的团队有什么质的变化吗?

队员们首先参观了位于园内的广州近代史博物馆,深入学习了解广州以及中国近代那段悲壮的历史,感受伟大国家一路走来的艰辛历程。参观过程中,队员们在革命先烈的血衣和就义前饱含深情的家书前驻足,认真聆听革命先烈事迹,为他们崇高的理想、坚定的信念、不屈的精神所触动。随后,全体教练员和队员来到广州起义纪念碑前敬献花圈,向革命先烈默哀悼念,表达崇高的敬意。

做内容、投资电影就像做“赌博”,无论是代表互联网资本入局的高晓松,还是在业内摸爬滚打多年的光线传媒王长田,都曾有过这样的感叹。一部国产大片动辄投资两三亿,好莱坞大片成本更是翻上好几倍,然而真正赚钱的周期不过一两个月,甚至是亏是赚,上映第一个周末三天就能见分晓。

于是,很多前一年还声势浩大的片单投资计划,第二年就不了了之。上影、华桦宣称要投给派拉蒙的10亿美元片单投资,不到一年就告吹。电广传媒号称要投15亿美元给狮门的50部电影,最后执行了多少、盈亏情况如何都没了下文。

只是时不时,那颗追求好莱坞的心还会痒。面对依旧占据半壁江山的好莱坞大片,中国资本调整了自己的定位,有的依靠中国的线上渠道资源,有的则是依靠自己在国内的发行资源、经验,扮演好内地宣发方的角色,不再一味追求全球分账。

当然,有意愿并且能实现的人值得激励。薪酬竞争力上我们经过调整,从明年开始,作战团队回归到80分位的薪酬水平。我们没有流量干爹,我们只有不输给任何企业的脑袋和组织,所以我们持续投入资源给能领事情并做好的人。

“凭运气赚来的钱,不要凭本事赔回去”

今年的《决战中途岛》也是博纳第一次真正掌控好莱坞大片,被于冬视为博纳从“财务投资”到“主投主控”的关键转型,其两年前在戛纳就高调宣布为影片投资了8000万美元,换来除北美以外全球市场的权益。然而上映一个多月来,影片在全球票房仅有1亿美元出头,已经肯定将会面临亏损。

但还有更多项目失败了。2016年传奇影业打造的《长城》耗资1.5亿美元,不仅有张艺谋掌舵,还请来一打中美明星,被万达寄予了中式大片进军国际市场的厚望。

在热钱涌入影视行业又退潮的这几年,中国公司投资好莱坞大片却蔚然成风,从投资单片到投资片单,从联手基金到干脆独立收购,玩法不断升级。这当中,既有博纳、华谊、中影、上影等国内屹立多年的老牌电影公司,也有阿里、万达、复星、乐视、完美世界这些当年气势汹汹的业外资本,然而一跟精明老道的好莱坞打交道,却总是免不了栽跟头。

这样的趋势随着《流浪地球》、《哪吒》的大爆得到了反复证明:尽管工业化程度仍然被好莱坞大片甩在身后,国产片只要稍在类型化故事和制作水平上下了苦功,观众就会给出热烈响应。

2011年,新原野以1000万美元投资了科幻电影《云图》,成为影片第二大投资方,拿到了中国大陆的发行权,开创了中资投入好莱坞大片的先河。第二年,当时还在风口浪尖的乐视大胆以800万美元买了《敢死队2》的投资份额,尽管一度引来股民的骂声,但最后影片全球票房卖过了3亿美元,远远超出预期。

一些热切招揽中国资本的项目,本身往往不乏风险。

事实上,早在传奇影业被收购后,好莱坞就有不少人怀疑万达是不是买贵了。因为传奇影业尽管能投资“六大”的顶级大片,但很多时候也只是一个被动的财务投资方,对电影的开发、制作并没有那么大的话语权,版权更不一定在手上。

移动互联网的伟大给予了“产品”这个词全新的定义。我指的是广义的产品,署名作品的意思,对一个PM来说,挖掘一个新场景提升客户的体验价值,是署名作品;对一个PO来说,建立简单高效的表格运营体系,是署名作品;对一个HR head来说,打造持续有竞争力的薪酬体系,也是署名作品。

原本要跟复星一起入股Studio 8的华谊,转身和另一家好莱坞前高管创办的STX达成了投资协议,华谊三年要投STX的18部电影。游戏业务起家的完美世界,更是宣布要拿出5亿美元,换取环球影业大部分项目的收入分成。

“应该是我们去收购美国电影公司”

负责阿里大文娱国际战略的高晓松,去年被虎嗅采访时就直言不讳:“New money、New player进来都这样,地产公司进来做也一样,不是上来就能做到很好,都得交学费。”

而那些铁定赚钱的项目,往往不会出现在中方公司的合约里。完美世界花5亿美元投的环球影业片单,就不包括《侏罗纪世界》、《速度与激情》以及“小黄人”系列等大IP。迪士尼的漫威、星战大片一年卷走几十亿美元的票房,但都没有中国投资方的份。

正因如此,不少公司都低调谨慎了起来,重新回到了自己更熟悉、风险相对更可控的国产片上。

此时的博纳,还在继续挖掘深耕多年、更有把握的港片资源。翻看这一阶段博纳的片单会发现,合作的影人几乎全是中国香港导演:徐克、尔冬升、王晶、林超贤、陈木胜、程小东、麦兆辉、庄文强……

这一阶段中国资本对好莱坞的兴趣虽然不小,但投资方往往在影视圈内名不见经传。即使投成功,也不过是单个项目一锤子买卖。

2016年《好莱坞报道者》总结的14部全年赔得最惨的影片中,有中国资本投资的就占了9席:奥飞才靠小李的《荒野猎人》在内地赚到钱,转眼就在《刺客信条》身上赔了出去;李安大玩新技术的《比利·林恩》最终亏损了几千万美元,博纳、复星都没能逃掉;《深海浩劫》、《神战:权力之眼》、《分歧者3》让电广传媒更是一年连中三刀,次年其投资的《超凡战队》又再度上榜。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坚持常识,坚持用客户视角和行业视角发现和尝试创业机会,我们未来三年有时间,有机会。

港片资源丰富的博纳,这时的优势反而突显了出来。通过《智取威虎山》、《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中国机长》的连续尝试,港式类型片创作经验和主旋律诉求的融合越来越如鱼得水,商业表现一次次远超好莱坞大片。

2016年阿里投资安培林,马云和斯皮尔伯格对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