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某些国际媒体以“地名”称呼病毒非常不公平

给病毒起名字是件大事

2019年12月,“不明原因肺炎”在中国武汉出现,2020年1月7日,经全基因组定序确认为“新型冠状病毒”,世界卫生组织将其命名为“2019-nCoV”(2019新型冠状病毒)。从此,这个拗口的专业名词开始进入到中国和世界普通公众的视野中,迄今已经历两周的全球认知和传播过程。

全球流行性疾病风险的防控,需要建立在社会公众的科学认知和广泛的社会共识之上。而这样的科学共识达成的基础首先便是对于疾病的命名。事实上,在过去两周中,对于该病毒命名的问题一直并未得到充分讨论。纵览国内外媒体,报道中采用的名字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五花八门。最初的坊间传闻中,用“新SARS”指代还未能科学认识的病毒。甚至有一些缺乏基本同理心的人给冠状病毒起了“阿冠”的“昵称”,实在令人咋舌。

如今,从疫情防控和健康传播的角度来说,即便参照目前世界卫生组织的临时性命名——”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 novel coronavirus)及英文缩写 “2019-nCOV”,都并非有利于防控信息传播的策略,更可能在认知和传播的过程中,夹杂了已有认知误区和社会偏见,对相关地区或者特定人群造成次生伤害。

CAPSE最新发布的《疫情期间旅客乘机服务需求与消费意愿报告》显示,近期有出行目的的旅客更多是返回工作地参加工作和商务出差。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如今,随着节后返城日期临近,疫情的防控所面临的局面愈加复杂,疫情相关新闻和防控信息传播的难度也不断加大。因此,亟须相关部门和社会公众尽快对该病毒正式命名,取代目前采用的临时性名称。笔者也注意到,一些网友建议或可以“野味病毒肺炎”命名,一来以牢记此次疫情的源头可能来源于对野味的痴迷和贪婪;二来去除对特定地域人的歧视或偏见。当然这样的命名因涉及传染源的科学认定,恐怕需要经过更加缜密的推敲,亦需要考虑到国际传播英译的问题。倘若正式命名本身能成为社会公众参与和讨论的过程,那本身既是对疫情防控和科普的过程,亦可能是未来对此次疫情反思性社会共识达成的基础。

来自去哪儿网的订票数据则显示,目前北上广深等城市的商旅出行已在恢复。3月9日至13日的出票航段数量与即3月2日至6日相比,增长近四成,其中提前5-7天预订的航段量环比增长38%,7天以上预售机票航段量增长75%。

“现在来看不确定的因素仍然很多,4/5/6三个月本身就是民航暑运来临前的传统淡季(二季度仅4月份属于小旺季,5/6月份均为民航传统淡季),客座率和票价都是低谷期,二季度的整体预期并不乐观,相较一季度能够恢复多少有待观察。”飞友科技FAST&CADAS负责人对记者指出。

此外,报告还调查了疫情期间旅客更愿意购买的航空相关增值服务及产品,近7成旅客愿意购买“间隔就坐”服务,8成旅客希望机场提供消毒类用品购买方式。

(作者系中国传媒大学传播学者)

与此同时,旅客对五一假期的出游预期也在上升。去哪儿网的机票搜索数据显示,本周五一假期搜索量环比上周增长76%,其中乌鲁木齐、海口、三亚、天津和青岛成为热度最高的目的地Top5。

▲去哪儿网平台上,热门城市3月16日至19日与上周同期相比,出发旅客环比增幅情况

从国际媒体的报道实践看,不少媒体从新闻标题的简练度和传播的便捷性考虑,并未采用世界卫生组织的官方命名,而转而采用“中国肺炎/病毒”(China pneumonia/virus)、“武汉肺炎/病毒”(Wuhan pneumonia/ virus)取代。以“地名”甚至“国名”来命名病毒对于武汉和中国来说都是非常不公平的事情。一旦成为惯例,更不利于武汉乃至中国疫后长远的国际形象和品牌建设。正如1976年在苏丹南部和刚果(金)的埃博拉河地区发现的“埃博拉”病毒一样,让埃博拉名扬全球的不是壮丽的景色,而是那场虐杀了河岸边55个村庄百姓的瘟疫。此后尽管国际卫生组织要求以更加“中性”“去政治化”的方式命名病毒,但埃博拉河还是和这个全球性致命性传染疾病紧紧捆绑在了一起。类似的例子并不鲜见,如因发生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人质劫持案而发现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等。而2018年爆发的“中东呼吸综合征”(Middle East respiratorysyndrome,简称MERS)同样以“中东”地区命名,造成了本地一些民众的舆论反对。武汉自然不想成为下一个这样的牺牲品。

3月16日这周开始,广州-成都、广州-杭州、广州-上海等公商务干线预订量也不断增加,其中青年旅客出行比例不断增加,广州、深圳的80后旅客出行比例增加,他们明显具有公商务属性。

从国际公众认知的角度看,此次疫情中病毒的命名更是造成极大的困惑。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的英文全称“novel coronavirus”中,“冠状”(corona)一词和世界知名的墨西哥啤酒品牌科罗娜(corona)一样,都是来自拉丁语的corōna,意思是“皇冠”。许多普通民众由于此前并未听过、也无法准确说出这个拗口的专业名词,而误以为该病毒与科罗娜啤酒有关。这样的举动可能也迎合了一些人对于该酒原产地墨西哥固有的污名化刻板印象。不少人因此将新型冠状病毒称呼为“科罗娜啤酒病毒”(corona beer virus),更有甚至直接称呼其为“啤酒病毒”(beervirus),而导致谷歌趋势上相关数据暴涨:至少有接近六成的公众在试图搜索相关疾病的信息时,搜索了“科罗娜”“啤酒”和“病毒“这三个关键词。更有不少人或认真或戏谑地跑去相关品牌的社交媒体下留言,或晒出自己饮酒的照片,称其为“病毒解药”,成为新的网络迷因(meme),这样的举动可能扩大了病毒的社会热度,但也消解了对于疫情扩散形势和致命性的严肃报道。

而基于飞常准民航出行用户的大数据调研,49%的调研旅客最近无外地出行计划。

在中国国内,经历了岁末年初初始阶段的认知混乱之后,近日来多数媒体都使用“新型冠状病毒”或“新冠病毒”来称呼此次疫情。但从社会公众目前的普遍视角看,对于这个专业和技术属性过强的病毒名称的认知度同样远远不够,并造成不少传播中的误读,“疫情”“新型肺炎”“新型非典”“新型流感”等称呼既造成了科学认知的模糊和普及的难度,也不利于相关疫情的防控工作。专业性名词的扩散本身具有强烈的社会建构属性,是设计疫情防控和健康传播如何对公众言说策略的起点。如果命名本身缺乏审慎的考虑,就极可能造成疫情以外的舆情纷争,人为地垫高了科普门槛,增加了公众认知的社会成本。

兴业银行北京朝阳区域中心支行领导班子出席了开业典礼。酒仙桥支行行长李宁在仪式上表示:“酒仙桥支行将紧紧跟随朝阳区政府的战略部署,扎根首都,以开业作为新的起点,高标准、严要求、找准定位、快速发展,不断提升服务水平。相信兴业银行落户酒仙桥后,在各级政府和监管部门的领导下,在社会各界的关心支持下,在总分行领导的带领下,一定能够展现特色,为酒仙桥地区的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

据悉,酒仙桥支行选址酒仙桥路6号电子城二期7号楼底商,交通便利;支行整体设计遵循该行的统一标准,厅堂简洁大方,功能区域划分清晰,各类智能化自助设备配备齐全,可以较好地满足广大消费者的金融服务需求。兴业银行北京分行相关负责人表示,未来,兴业银行北京分行将继续秉承“服务源自真诚”的经营理念,努力践行服务大众、关爱民生、回报社会的企业社会责任,为首都金融发展作出积极的贡献。

据了解,民航市场回暖一般从商务群体的流动开始,去哪儿网副总裁兰翔认为,返程复工客流基本已经结束了,目前出港旅客增量最多的城市是广州、深圳、上海、杭州这些经济发达地区;增量最多的航线都是广州-成都、广州-杭州、广州-上海这些公商务干线,但目前的增长还不足以说明民航市场已经进入稳定的上升通道,国内民航客运市场的全面恢复还需等待湖北机场恢复通航、各地解除国内旅客隔离措施等明确信号,届时才会迎来正常的客源流动。

更糟糕的是,当一些社会公众对病毒的名字该怎么称呼都出现的认知模糊或者缺失时,“武汉人”“湖北人”等更易识别的地域身份标签则开始取而代之。对于“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严防严控,在悄然间被替换成了对于“武汉人”乃至“湖北人”避之唯恐不及的负面态度,“治病”变成了“堵人”,一些临时性防控规章和部分民间舆论中更是出现从“防疫话语”到“地方主义”的蜕变。在这样错误的话语建构中,“武汉人”乃至“湖北人”不再被视作这场疫情的受害者的社会共同体成员,而成了 “那个病”的“替代性能指”。

《疫情期间旅客乘机服务需求与消费意愿报告》显示,疫情结束后,安排一次旅游是旅客最想做的事情,其次是锻炼身体健康生活和全心投入工作,其中欧洲和日本是旅客疫情结束后最想去的旅游地,国内游中,海南和云南是旅客首选。

回顾非典时期,2003年2月28日,意大利医生乌尔巴尼(CarloUrbani)在河内一个华裔美国商人身上发现了一种非常规病毒,他随即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世界卫生组织建议称这种疾病为“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SARS)”,一个月后,乌尔巴尼自己也不幸被感染后去世。世界卫生组织决定正式采用乌尔巴尼医生提出的名称作为正式命名,以纪念乌尔巴尼医生作出的贡献。此后中国国内媒体也参考AIDS病音译为艾滋病的方法,将“非典型肺炎”称呼为“萨斯”。亦有医生此后撰文认为,SARS病毒感染的肺炎就是一种“新型冠状病毒肺综合征”(NovelCoronavirus Pulmonary Syn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