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瑞士大使谈两国建交70周年共同开启中瑞关系更加美好的明天

中新社柏林1月17日电 2020年是中国和瑞士建交70周年,中国驻瑞士大使耿文兵当地时间16日在瑞士媒体撰文指出,中国愿继续和瑞方一道,增进理解、增强合作,共享发展机遇,共同维护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为全球经济实现良性有序发展、应对全球性风险挑战做出努力和贡献,共同开启中瑞关系更加美好的明天。

耿文兵当天在瑞士主流媒体《世界周报》发表题为《共同开启中瑞关系更加美好的明天》的专栏文章。文章指出,1950年1月17日,瑞士联邦政府成为率先承认刚刚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西方政府之一,同年9月14日,两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瑞士是最早承认新中国的国家之一。

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紧邻日坛路,道路拥堵曾是医院门前的一大难题。最近一个月来,经过交通秩序整治后的日坛路有了新变化,医院门前的单行线分出了3个“功能区”,既满足了医院就诊的停车需求,也让其他社会车辆通行不再受阻碍。如今,每日早高峰,再也看不见医院门前堵得动弹不得的车流。对这次极为有效的交通疏堵措施,周边居民纷纷竖起大拇指。只不过,也有一些不熟悉情况的车主面对一路“三吃”难免犯晕。记者再访现场,看看如今的日坛路怎么走最方便。

“我知道了,以前那小停车场没了!”一位细心的车主如是说,也几乎一语击中了“要害”。他所说的“小停车场”,指的就是医院东门停车场。2019年12月,在朝外街道办事处对日坛路的疏堵工作中,取消该停车场便是最重要的举措之一。

健安东路既拓宽又拉直

在实际施工过程中,特别采取了1+N的工作模式,即:整改提升一条道路,多个工作组来配合,包括道路疏导组、居民协调组等充分发挥作用,尽力将施工给周边居民带来的影响降至最低。

▲日坛路划分了三个功能区,最西侧黄色网格线处为临停落客区。

用于就医的两条车道究竟有何区别,是司机们问得最多的问题。对此,张炜说,医院门前的日坛路划分3条车道,分别承担着不同的功能。

王利杰说,正式施工是在2019年12月,当时工作组向周边居民说明了情况,施工人员移动了元老胡同内的线杆,仅仅一上午,线路便改完了,居民用电很快恢复。随后道路、路侧墙面的改造工作又持续了近一个月。不仅如此,该胡同架空线入地工作目前已经立项,今年内,胡同的线杆将彻底消失,胡同的面貌将会更好。

“比起就医的人,我们也同样是受益者,以前早高峰哪儿敢走这儿啊!”日坛路的成功疏堵,很多车主都深有感触。车主吴先生说,日坛路上主要的交通压力来自就医的车辆,一家一辆车,所以住在周边的人都知道,早高峰只要不是去看病,宁肯绕路也不往日坛路“凑热闹”。吴先生特意掐表算过时间,他曾经被堵在日坛路上时间最长的一次是35分钟,而现在只需要5分钟就能通过,上下班再也不用绕路了。

“建交70周年,不仅需要庆祝,更需要我们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作出正确的抉择。”耿文兵最后表示,抉择不易,需要我们克服内心的偏见和疑虑,重拾70年前中瑞建交时的勇气和梦想,坚定信心,共同开启中瑞关系更加美好的明天。(完)

的确,医院门前,就医人群一如既往的密集,但不同于以往的是,医院门前的日坛路行车顺畅,再不见如“煮饺子”似的堵车景象。和2019年同期相比,日坛路的宽度并未增加,高峰时段来往车辆不见减少,但途经医院门前的车辆,已经根据不同需求,采取了不同的走法,就医人群的车辆和普通社会车辆不再交叉——正常通行的社会车辆,都从日坛路最东侧车道行驶,而中间车道和最西侧车道,则留给了就医人群。

耿文兵表示,70年来,中瑞关系犹如一棵树,经历过风和日丽的时光,也经历过风雨交加的时候,然终成参天大树、枝叶繁茂、果实丰硕。“而我本人有幸从2016年2月起,成为这棵大树的‘浇树人’之一,并亲眼目睹了中瑞关系的‘春华秋实’。”

健安东路与樱花园西街的交会处,常被周边居民形容是“丁字路口”。但事实上,这里是一处不太规范的十字路口。路口向西的路段不仅狭窄,且整体向北偏离,人车相遇几乎都错不开身。这条窄路不仅行车不顺畅,同时还存在不小的安全隐患。2019年12月底,该路段向南侧拓宽,路窄、路偏的问题全部得以解决。

朝外街道调研发现,医院东门停车场仅有50个停车位,但作为离医院最近的停车场,停车需求是最旺盛的。进出该停车场都是东进东出,等候进场的车辆均盘踞在日坛路上,由此形成了第一个堵点。为了能让就医的孩子离开医院时能就近上车,很多家庭采取一人带着孩子下车看病,一人在车上排队等着进停车场的办法。

说起此前道路的狭窄程度,周边居民有着深刻体会。国典华园小区居民王先生说,过去的健安东路,宽度只能容纳一辆机动车通行。作为非单行线路段,双向来车时这里经常“顶牛”,尤其是在早高峰时段,每天早上一过7点,这条路上的机动车就会排起长龙,此起彼伏的鸣笛声吵得人心烦意乱。

元老胡同疏通“一举三得”

临近目的地,记者发现,眼前的机动车虽然不少,但没有一辆是滞留的,可谓多而不乱。就连司机师傅也很惊讶,他直言早高峰日坛路不堵车,过去几乎是不可能的。“这路也没变宽啊,挺神的!”

第二个“堵点”则是医院东南侧的停车场,也被称为“绿荫停车场”,共有240个停车位,这是就医人群的第二选择。该停车场同样是东进东出,同样要在日坛路上排队。张炜说,其实医院门前路段一直是单行线,但“绿荫停车场”离南侧光华路只有100米,很多车主发现道路拥堵后,便会逆行日坛路、拐上光华路,这就让拥堵更加严重。

今年1月16日上午,记者实地探访了元老胡同。经过2019年12月底的整改提升,曾经立在道路中央的线杆全部向东移动了3米,线杆根部的巨大基座不见了,整条胡同敞亮多了,再也不见错车难的景象。这条路已成为周边很多居民上下班的必经之路。胡同两侧的墙面经过修整、粉刷,现在变成了文化墙,图文并茂讲述着元老胡同近300年的历史。

最西侧的车道,为进入停车场的专用等候区。如果想把车开进“绿荫停车场”,就走最内侧车道,在两个石质隔离墩前左转即可。如果在医院门前落客,车辆停到周边其他停车场,那么,司机可以经中间车道,向左并线至最西侧车道的黄色网格线处,落客即走。如果是社会车辆正常通行,则走东边的最外侧车道。

“这条路以前就像骨头错位了一样。”车主李女士说,樱花园西街为南北走向,健安东路从这条大街上横穿而过。不过,健安东路的东西两侧却并不在一条直线上,西侧道路不仅狭窄,且向北偏离路口。开车行驶到这里时,明明是直行的路段,却总感觉像在斜穿一样,“小剐蹭”也因此经常发生。

解开两个致堵“死疙瘩”

朝外街道办事处平安建设办公室副主任张炜告诉记者,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每日就诊量很大,粗略统计每天能达到8500至10000人,高峰时段集中在早7点至上午11点。就诊孩子多,是这家医院最大的特点。一个孩子的背后就是一个家庭,这就意味着,父母陪同甚至一家四五口人陪同就医的情况很普遍,多数家庭来医院时至少都要开一辆车,因此,日坛路周边的停车需求非常大。

马路边的交通协管员几乎五步一岗,要是有司机不熟悉道路改制情况,他们就会迅速上前讲解、疏导。他们手里拿着扩音器,循环播放的内容除了引导车辆外,还不断提示医院周边其他停车场的位置。

在朝阳区,2019年底经过整改,环境得以提升的道路不止日坛路和健安东路。朝外北街与朝阳门外大街是两条东西走向的主干线,两条路之间的元老胡同经过移除挡路的线杆,路面通畅,周边工体西里、吉祥里东区、御东花园3个小区的居民驾车出行,终于不用再绕路了。居民们说,疏通元老胡同“一举三得”,首先是他们出行方便多了,其次,小区周边又多了一条消防通道,而且胡同环境也得到很大改善。

1月15日早高峰,记者来现场探访时,特意乘坐出租车,并要求司机师傅停到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门前。“如果堵车我给您停光华路行吗?再步行100米就到了,怕耽误您时间。”到达现场前,司机师傅特意给记者打起了“预防针”。

“小车勉强能停进来,SUV肯定没戏。”一位车主说,元老胡同的宽度原本有6米,因为有线杆挡路,杆体的双侧都非常狭窄,久而久之,这条路几乎成了“约定俗成”的停车场。对周边小区的车主来说,元老胡同本该是回家的最优路线,但多年来,他们都得开车从朝阳门外大街向西绕行到吉市口路,才能来到朝外北街。“早晚高峰这两条主路的交通压力都比较大,绕行的话,要多花15分钟甚至近半小时。”

属地朝外街道办事处城市管理办公室主任王利杰介绍说,为了解决元老胡同的通车难题,街道通过“吹哨报到”机制,联合朝阳区道路养护中心、朝阳供电公司共同到现场研究解决方案。在勘查时他们发现,路面下方有排水、电力等多条管线,想移动线杆工程比较复杂。为此,属地街道与相关各方开了多次协调会,商讨施工方案。

“70年来,两国人民的交流增多了,相互了解加深了,心与心之间的距离在不断缩短。”耿文兵表示,今天的中国,一方面要努力维护拥有14亿人口的国家稳定,为发展创造重要前提,同时正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实现更高层次的对外开放,不断释放发展动能。在这一过程中,中国愿继续和瑞方一道,增进理解、增强合作,共享发展机遇,共同维护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为全球经济实现良性有序发展、应对全球性风险挑战作出努力和贡献。

“原来4根线杆就立在胡同中间,特别碍事。”回顾元老胡同为何经常堵车,吉祥里东区居民赵先生说,因为历史原因,胡同里的线杆不偏不倚,正好立在道路的正中间,每根线杆的下方,还有一个硕大的圆形基座,基座的直径大约有2米。由此被线杆“一分为二”的元老胡同多年通车难。

站在日坛路的便道上,背对医院,记者眼前的道路上,疏堵的人员和硬件设施真不少。向右看,最西侧车道中间横了一排石质隔离墩,将这条车道单独划分了出来。向左看,则是齐刷刷的一排黄色网格线,道边立有标识牌,上面写着“临时落客,即停即走”。

“看见路中间的绿化带了吗,那里以前是个饭馆。”手指着眼前宽阔的路面,和平街街道办事处综合行政执法队拆违组组长许家林说,健安东路向南侧拓宽,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挡住道路施工的违建。其中既有饭馆,也有卖菜大棚,这些违建是诸多历史原因造成的。早在2017年,街道综合行政执法队便开始了拆违动员工作,在道路拓宽以前,拆除饭馆和卖菜大棚等违建共计800余平方米,为健安东路的拓宽创造了有利条件。在整治的同时,周边无照游商经营问题也一并得到了治理。

“3年多来,我亲身经历了两国创新战略伙伴关系的建立,参加接待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7年对瑞士的历史性国事访问和3任瑞联邦主席访华。”耿文兵表示,目前,双方有40多个对话与磋商机制,议题涵盖政治、经贸、科技、人文、人权等方方面面。中瑞外长级战略对话已成为近两年两国高层政治沟通的重要平台。建交之初,中瑞贸易额只有680万美元,但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中瑞经贸合作开始步入快车道。特别是2013年中瑞自贸协定签署后,经贸潜能得到持续释放。目前,中国已连续6年稳居瑞士第三大贸易伙伴。此外,两国在金融、科技、环保等领域日益展现巨大合作潜力。

2019年下半年,解开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门前的两个“死疙瘩”,成为属地朝外街道办事处的重要课题。街道充分发挥“吹哨报到”机制的作用,联合起朝阳区交通支队、朝阳区市政交通委、朝阳区城管监察大队、朝阳区卫生局、朝阳区园林绿化局、朝阳停车公司等各方力量共同破解难题。

元老胡同难通车,为此担忧的不仅仅是有车的居民,很多人还提到,这条胡同对于周边工体西里小区、御东花园小区,尤其是吉祥里东区来说,还是紧急情况下的消防通道。

曾经饱受诟病的健安东路,如今在经过樱花园西街后,马路已经被拓宽成双车道,路两侧均设置了非机动车道和人行便道。马路的最北侧,还专门“留白”,用于停放共享单车。这个新的停车区域实际上就是过去的健安东路,这意味着整条道路向南拓宽了不少,健安东路的东西两段终于“拉直”,行车也不再有“错位”的感觉。

情况特殊的是,健安东路拓宽路段,是和平街街道办事处与小关街道办事处的交界线,拆除违建的工作需要双方共同努力。小关街道办事处副主任贾冬云介绍说,堵住健安东路的原本还有一片平房区,“元大都公园五号地”是这片区域约定俗成的叫法。1980年至2001年,这里建起大量违建平房,总建筑面积近2500平方米。2019年11月,全部违建完成拆除。

“以前是‘千军万马’挤车位,现在是随停随走。”张炜解释说,医院周边其实有不少停车场,家长带着孩子来看病,可以在路边临时停车,让一个家人先带孩子去医院,另一个人开车就近找停车场,这样既不影响交通,也不耽误就医。

“对于我们的工作来说,仅看到人多车多这种表象是远远不够的。”张炜说,2019年,朝外街道对日坛路多年的拥堵顽疾进行了深入分析,发现主要的“堵点”有两处,均是与医院相关的停车场。

为了论证医院东门停车场能否取消,朝外街道和各相关部门一道进行了细致的调研,工作人员还参照了人民医院、朝阳医院等各大医院的门前疏堵办法。经过测算发现,取消停车场看似不利于就医人群停车,但实际取消的停车位并不多,如果增加临时落客区,停车、通行双方面都能得到满足。

本版文图 景一鸣 傅丹桐

“现在还是初期阶段,确实还有一些不熟悉情况的司机容易走错。”一名交通协管员说,特别是一些临时落客的车辆,司机看到黄色网格线后就不敢停了,区别于常见的黄色网格线,医院门前的黄色网格线意在提示司机,即停即走,禁止长时间停车。

在治理第一个“堵点”的同时,“绿荫停车场”作为第二个“堵点”,也开始了精细化治理。进出车的方式由原先的“东进东出”,改为了“东进西出”,进入停车场的车辆,在日坛路最西侧车道等候进场,再由秀水西街驶出。这样一来,盘踞在日坛路中央等车位、逆行的现象也双双消失了。

“开辟新停车场或者采取禁停,这些思路太常规。”张炜说,停车需求量过大,周边又没有地方开辟新的停车场,而孩子生病父母心急如焚,不让停车是行不通的。想解决医院门前的停车难题,得参照“大禹治水”,变堵为疏。